Steinway Interview

【鋼琴是我的城堡,音樂是我的宗教──盧佳慧教授】


差點出生在舞台上的寶寶,
躲在鋼琴下堆積木的公主,
音樂班裡異想天開的女孩,
校園裡調皮搗蛋的學生,
親力親為的老師,
從舞蹈領悟技巧的鋼琴家,
嘗試突破挑戰的作曲家。

Steinway interview1 Steinway Interview

很久以前,有位音樂家挺著大肚子,儘管寶寶阻礙了她跟琴的距離,讓她只能
仰著身體演奏,她也要完成她的演出,儘管所有人都擔心寶寶會伴隨著貝多芬
協奏曲降臨舞台上,她還是要完成演出,因為,音樂是她最虔誠的信仰。多年
後,由於她的母親不只將音樂當作信仰,同時也是她的職業,那個寶寶從出生
開始就在鋼琴下聽著母親彈琴、教學生,她躲在那小小的天地裡,堆積木、寫
作業,把鋼琴當城堡,在音樂與鋼琴裡成長。

盧佳慧,就是那個差點出生在舞台上的寶寶,那個在鋼琴底下堆積木的孩子,
這個成長在音樂裡的女孩,從小認為音樂存在於生活中是很自然、很必需的
事,這種家庭氛圍,讓這五口之家,產生三位音樂家,音樂在家裡,變成不可
缺少的元素。

許多媒體都曾訪問盧佳慧教授,而大家透過這些報導多少都能了解她的家庭,
尤其她的父母更是家喻戶曉的人物,但多數的焦點總在「盧修一委員」、
「陳郁秀主委」上,這一次,讓我們把鎂光燈聚集在盧佳慧教授身上,從她的
角度出發,分享她的故事,聽她對音樂的見解,了解她一路走來的想法,不是
從立委的女兒,或藝術世家出身的孩子出發,單純從盧佳慧的角度。

如果你的母親是鋼琴老師……

好像不成文規定一樣,當你的母親是鋼琴老師時,你也會跟著踏上這條路,這
點,同樣發生在盧佳慧教授身上,她說:「身在這樣的環境裡,自然會踏上這
條路,不會覺得突兀,不會像其他人一樣覺得那是某種才藝的學習,而是一種
理所當然的學習與喜愛。」其實開始的時候,他們母女三人的計畫是組個室內
樂,鋼琴、大提琴、小提琴一人負責一個,況且可以帶著自己熟悉的樂器到處
演出才最理想,沒想到,盧佳慧對松香過敏,於是註定與所有弦樂無緣,只好
回到最熟悉的鋼琴。

剛開始學琴的時候無憂無慮,直到進了古亭音樂班,才漸漸發現同儕競爭壓力
很大,每天除了學校作業還要練琴,就算生病也不能休息,盧佳慧說:「小時
後不懂事,曾經因為發燒不想練琴,就異想天開在美術課時用快乾膠把十隻手
指緊緊黏在一起,當然,下場就是送急診。」

「實境體會」才能真正了解音樂

盧佳慧:「現在教學生,要把他們當朋友,鼓勵他們、建立信心,尤其現在資
訊發達,學生也喜歡挑戰老師,不能像以前一樣用上對下的關係教。」盧佳慧
還提到,現在的教學拜科技所賜變的很方便,不管在哪裡,只要透過what’s
app 就可以找到老師,上傳影片請老師指導或討論課業都很即時,可是高科技
同樣伴隨缺點,學生認為網路就是王道,忽略「實境體會」的重要,他們總是
可以從網路上找到各式各樣的影片,盧佳慧:「我常告訴學生,在家裡只有你
跟電腦螢幕,但進入音樂廳後,現場的震撼力絕對是你在電腦前無法體會的,
所以我會約學生去聽音樂會,告訴他們應該怎麼聽、怎麼感受。」

 

Steinway interview 300x225 Steinway Interview

隨時準備好學習

盧佳慧認為音樂、藝術與很多領域都相關,必須隨時準備好吸收新東西,作為
學生要盡可能參加音樂會、大師班,如果有機會而且能力許可,可以出國走走
看看,即便是參加短期音樂營,都會有很多收穫,因為在國外接收到的訊息永
遠是第一手的。
已經是鋼琴家的盧佳慧,同樣期許自己能隨時吸收新事物,跟著時代改變,古
典音樂雖名為古典,但在過去的年代裡也曾是引領風潮的流行,流行是創造出
來的,「音樂家也要跟著時代進步,不能只有演奏,跨界合作才是未來的趨勢
。」盧佳慧說。

試著做出與別人不同的改變,即使只是一點點的挑戰

今年12月即將舉辦的音樂會,取名為「魔鬼‧卡門」,翻開曲目,你會很訝異這
些曲目幾乎橫跨300多年歷史,風格、時代迥異,但卻有不少共通點,像是這次
的音樂會以「舞曲」為主軸,而每首曲子都經過改編,其中阿爾班尼士的西班牙
組曲更是盧佳慧自己改編。

盧佳慧說:「用「舞曲」為主題,第一是希望用主題帶聽眾,而不是給聽眾一個
「某某某鋼琴獨奏會」的演出,曲目間沒有關聯,決定用「舞曲」也跟最近參加
複合式舞蹈教室有關,在跳舞時特別能感受身體、音樂及律動間的關係,這體悟
很難形容,但讓我的音樂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盧佳慧也提到,以前在美國唸
書時,也曾短暫學過跳舞,那時是因為老師說東方人就是缺少舞蹈中的律動及神
韻,所以音樂缺乏味道,我想盧老師的豁然開朗就是來自她找到了音樂與身體配
合的律動及神韻吧。

改編曲子也是她的另一個小小的挑戰,每個作曲家都想改編自己喜歡的曲子,而
且隨著成長改編的風格也不一樣,盧老師告訴我:「其實以前也改編過曲子,但
這是第一次自己既改編又演出,這才發現原來兩個身分這麼不同。作曲家的工作
是創新,演奏家是詮釋,這次同時擔任兩個身分,改編時心理很矛盾,有時今天
改好,明天練習後又想改。」

盧佳慧說她最希望聽眾從她的音樂裡聽到「快樂」,因為自己一路走來就是「快
樂」一個詞可形容,加上這次從舞蹈中領悟出的心得都讓她感到興奮的快樂,像
發現新大陸一樣,她很想將這種快樂的感覺分享給所有人,12月我們一起從「魔
鬼‧卡門」裡感受舞蹈的律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