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zik interview 3

Muzik Logo Muzik interview 3 Muzik 2010 Muzik interview 3  

以樂記詩:鋼琴家 盧佳慧

摘要

回國後,盧佳慧除了各類型的音樂會表演之外,曾經於Kiss Radio和淡水河廣播電臺主持過音樂性節目,並在2002年「Mauro Paolo Monopoli」國際鋼琴大賽台灣區甄試會中擔任過主持人;在行政方面,目前擔任白鷺鷥文教基金會的董事長特別助理。近年來盧佳慧也致力於推動國人新創作品,在去年與國立台灣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首演發表陳建台《淡水》鋼琴協奏曲,於國家演奏廳演出作曲家賴德和《春水》鋼琴三重奏以及馬水龍《白鷺鷥的願望》鋼琴五重奏,優異的表現,也使得她成為這次金希文鋼琴協奏曲首演獨奏部份的不二人選。

 

MUZIK(以下簡稱M):能否請您介紹一下這首由金希文老師新作的鋼琴協奏曲?

盧佳慧(以下簡稱盧):這首協奏曲是金希文老師生平第一首為鋼琴而寫的大型協奏曲,他曾和我說這對他來講有很大的意義,因為他本來是彈鋼琴的。整首樂曲是以現代創作的手法寫成,共分為三個樂章,最大的特色是每個樂章都是以一首詩作為發想的主題來作延伸。第一樂章引用的是美國詩人Elizabeth Bishop的《One Art》,它是一首以19世紀開始興起的詩體──「Villanelle」為架構所寫成的,共分為六小段。有趣的是,金老師在寫作時不僅只是將詩作內容中的情緒用音符的排列及節奏給表現出來,他還將外在的寫作格式也運用在整個樂章中,所以每當一個段落結束時,就會出現一段休止,然後再進入下一小段,也許正因為如此,這個樂章有別於其它樂章是以速度標記來當作標題,反而直接就是以「Villanelle」來作命名。

 

第二樂章則是引用了17世紀日本詩人松尾芭蕉(Matsuo Basho)的三行俳句詩作為發想的

主體,意在描寫時間的流動,整個樂章帶有陰暗憂鬱的氣質;第三樂章則是以英國詩人Emily Bronte的《The night is darkening round me for its “stubbornness”》(夜深的黑夜正固執的圍繞著我)為主題,原作本來是作者回憶自己小時候因為失去母親而在成長過程中所面對的艱難,而金老師則是將這個意境擴大到每個人在人生中都會面對到的困難和險阻,並勇敢的去面對和克服,也以此作為整首樂曲的終結。

 

M:您自己在實地接觸過這首作品之後,有何特別的想法及感念?

盧:在第一樂章中所用的詩作《One Art》,內容其實是在描述得失的心情,讓我想到我父親(前立委盧修一先生)以前說過的一句話:「難捨能捨,來得去得」,有一種灑脫在其中;第二樂章則是有一種給人「霧裡看花」的感覺,也有著隱喻人生旅途孤寂的氣氛;最後一個樂章所描寫的執著,其實某方面就是藝術家的寫照,堅持不和趨勢妥協,作自己認為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