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zik interview 2

Muzik Logo Muzik interview 2

琴鍵《魔鬼》舞動,化指《卡門》柔情-鋼琴家 盧佳慧

2012-12-19

是怎樣的音樂會安排,讓台灣鋼琴家盧佳慧認為,這是她音樂生涯目前投入最多心血的獨奏會?

 

是怎樣的機緣,讓盧佳慧感受到,做為一位音樂家的全面性,必須更加遼闊?

 

舞魅之夜《魔鬼.卡門》鋼琴獨奏會,不但是盧佳慧對自己的全新挑戰,也是征服音樂舞台高度的嶄新突破,本期就讓盧佳慧來為我們現身說法,談談這場音樂會對她的特別之處何在。

 

 

意外跳入舞蹈世界

大眾所熟知的盧佳慧,是身兼鋼琴家與白鷺鷥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的雙棲音樂家,但大家或許不知道,盧佳慧也非常熱愛於運動,特別是浮潛、潛水等水中活動,在音樂舞台外,給予了盧佳慧另一片風景。但兩年前突然地身體體質改變,盧佳慧開始對於海水及陽光過敏,無法繼續從事戶外活動,希望保有運動習慣的她,只好轉為前往室內的健身房,而今年偶然地參與了健身房內附設舞蹈教室,則為盧佳慧另外開拓了一條道路,更影響了他對於音樂呈現的看法。

 

「說實在,我在還沒實際跳舞之前,都認為跳舞應該不會很難。」盧佳慧回憶到,第一次上課時,因為自認音樂家節奏感比較穩,應該很容易就上手:「沒想到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舞蹈都是動作要直接配合拍子,也就是說在拍子還沒到之前,就必須要做好動作的準備,因此一開始真的很意外自己動作竟然是如此笨拙。」但這也激起了盧佳慧的鬥志,暗自下了三個月內一定要能夠自信地站到「第一排」的決心,而也的確如願以償,自此對於舞蹈越來越有心得。

 

由於舞蹈是全身性的運動,這也讓盧佳慧開始注意起自己在彈琴時的姿勢:「我開始去找以前演出的錄影來看,從中很意外的發現,原來自己之前都沒有重視過儀態的問題,從上台到演出都有許多需要改進的地方。」從舞蹈進而重視到演奏時的身體控制,甚至聆聽到自己的呼吸、心跳,或許是當初盧佳慧在踏入舞蹈教室時,並沒有料想到的絕佳成長。

 

舞動琴鍵 揮灑藝術

舞蹈不只影響了盧佳慧對於演出姿態的修正,更讓她重新思考了音樂這門「藝術」的全面性:「在舞蹈中,音樂、體態、服裝、舞台等等,都是全面性的環節,而音樂又何嘗不是如此?」因此盧佳慧目前音樂生涯中雖然舉辦過各式大小音樂會,從沒有像本次的「舞魅之夜《魔鬼.卡門》」獨奏會一樣,是全程參與每個環節的,從宣傳照的挑選、文案的設計到服裝的呈現,都含有盧佳慧的巧思於其中:「這次的獨奏會對我而言,就像是第一個baby一樣,是我的首次嘗試。」

 

既然一切靈感是來自於舞蹈,本次獨奏會主題也別無他路,自然以「舞曲」做為主題,盧佳慧本次選曲並不設限,從巴赫《夏康》舞曲、蕭邦的波蘭舞曲及圓舞曲、比才《卡門》中充滿異國風情的《吉普賽之歌》、巴爾托克與吉納斯特拉的民族民謠,到李斯特的塔朗泰拉舞曲及《魔鬼》圓舞曲,當中有超過一半的曲目是盧佳慧從未演出過的,因此在技巧上也是一大挑戰。不過最特別的,是盧佳慧本次選擇了自行改編阿爾班尼士的《探戈》,也讓她初次嚐到發表創作的滋味:「我常首演作曲家的新作,以前都常會想他們為何到了最後一刻還在更動內容,現在我終於明白了──是因為希望呈現最完美表現的渴望!」

 

在音樂之外,盧佳慧最希望觀眾能感受到的,是此乃一場「完整」的藝術呈現:「我有朋友跟我說,你這次的海報怎麼很像舞者,不像鋼琴家?」不過這即是盧佳慧的目的,今日既以舞蹈做為音樂會主題,那麼就應在所有面向皆貫徹始終,才代表了藝術概念的統一性。就讓我們在今年12月,仔細聆賞盧佳慧如何用其飛舞的手指,幻化出《卡門》的柔情與《魔鬼》的狂魅!

 

盧佳慧談阿爾班尼士《探戈》之改編

 

我彈過改編曲也首演過別人的新作,這次是頭一回著手改編曲子並自己首演。在今年規劃編排曲目之時,我意外的發覺到卡門、探戈、李斯特之間的關聯性。卡門,是發生於19世紀西班牙南部有關一位吉普賽女郎的故事;阿爾班尼士則是19世紀西班牙的國民樂派的作曲家,作品也部份受到吉普賽音樂之影響。而同世紀的前輩李斯特,更是民族音樂之先驅,除了對匈牙利及羅馬尼亞民間音樂有所貢獻,對於吉普賽音樂也多方所採用及深度研究;而阿爾班尼士對於李斯特又是如此的崇拜(於阿爾班尼士的作品間不難找出模擬李斯特炫技的影子)。於是,我便基於嘗試的心態,想將這三者之間的關係串連起來,《魔鬼》圓舞曲(是根據藍諾悲劇版本的《浮士德》)與歌劇《卡門》的故事結尾皆為悲劇,於是我將原本的D大調的探戈改成為D小調做結束,並將《卡門》歌劇其中的哈巴奈拉舞曲之節奏用於探戈的一開始,再將李斯特的一些作曲技法如:連續八度、半音階和聲、裝飾樂段等放入此曲,速度從開始的小行板,加快改變結束於快板,試圖將精緻小巧的探戈舞曲改造成豐富華麗版。希望藉由改編曲將此場《舞魅之夜》增添一筆新的色彩,也衷心期盼能獲得迴響。